首页 > 时尚 >

打开50位举世闻名的作家的神秘衣橱

2020-09-28 09:07 编辑:dd   作者:未知 对此文章感兴趣的有:

英国时尚作家特莉纽曼逐一打开50位举世闻名的作家的神秘衣橱,捕捉文学与时尚交汇的惊喜瞬间,展现其人其作品永不褪色的时尚魅力。

F斯科特菲茨杰拉德和泽尔达菲茨杰拉德是无数崇拜者心中的时尚偶像,而其中还有许多人,可能从未读过他们两人的任何作品:这足以说明他们的名声之大。F斯科特菲茨杰拉德的试金石小说《了不起的盖茨比》,曾数度被改编成电影,叙述菲茨杰拉德夫妇的生活和作品,具有魔幻般和悲剧般的魅力,电影界和时装界从不会对此感到厌倦。2011年,凯特摩丝的婚礼受到泽尔达的启发,英国版《时尚》为其刊登了18页照片;她的婚纱礼服是1920年代式斜裁,她所戴的传统戒指,是泽尔达和斯科特婚戒的翻版。

F斯科特菲茨杰拉德的作品,刺破了美国梦的肥皂泡,以及伴随它的所有光辉和哀伤。根据安德鲁胡克的传记,1922年1月,F斯科特在写给友人、美国作家埃德蒙威尔逊的信中承认:“在我遇到泽尔达的四年半时间里,我受到的最大影响就是她彻底、精致、全心全意的自私和冷漠。”

菲茨杰拉德夫妇过着速朽、轻佻的生活他们花钱如流水,全年都在度假,毁坏酒店房间,整天烂醉如泥,跳舞,随随便便与朋友断交。他们的生存方式最终毁灭了自己。他们的时尚理念成为一个崇尚华丽和挥霍的时代的象征。

泽尔达1920年去纽约结婚前,过着南方美女的轻松生活。她带着一箱薄纱连衣裙和丝绒休闲长裤来到纽约。斯科特菲茨杰拉德认定她需要更时髦的打扮。他让她跟随自己的老友玛丽赫希去采买,后者领她见识了法国设计师让巴度轻松的时尚、简洁的设计和完全现代而修长的轮廓。没过多久,泽尔达的都市衣橱成形了,小城长裤被彻底抛弃。她的卷曲短发烫成完美的波浪型,身穿镶亮片和毛皮的礼服出席派对,那些礼服的剪裁让她看上去像四季豆一样苗条,还衬出让人艳羡的平胸。斯科特则几乎一向身着三件套花呢西装,系领带,口袋里放着手帕;时髦的中分头涂了发蜡,更凸显他那种荧屏俊男的魅力。

如同时尚形成他们的性格,帮助他们炫耀想要吸引世界注意的东西,时尚在他们的写作中也同样发挥了作用,其中情绪和个性与服装的描写有着微妙的平行关系。要了解菲茨杰拉德首创的“爵士时代”一词,时尚是关键。1925年,《了不起的盖茨比》在满目颓废堕落中出版,快活、渴望、辉煌和忧郁是该书的所有中心主题。那是一个被菲茨杰拉德夫妇人格化的时刻。

西蒙娜德波伏娃不仅启发女性从激进的视角思考问题,而且鼓励她们以激进的视角生活思考生活,思考她们所穿的衣服,以及这些衣服如何讲述了她们和她们对世界的感受。她是存在主义之母,也是披头族场景的孕育者。

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巴黎的知识和艺术精英,包括阿尔贝加缪和让科克托,都聚集在塞纳河左岸,讨论人生。36岁的德波伏娃是欢乐的中心。德波伏娃喜欢独具一格,这一核心特性让她拥有自己的各种时尚选择。

德波伏娃在1929年遇到让-保罗萨特,当时两人都在准备哲学教师资格的竞争性考试,它是法国最主要的研究生考试之一。两人都在巴黎高等师范学院参加了这一考试。

迪尔德丽贝尔在1990年的德波伏娃传记中写道,萨特称德波伏娃“衣服穿得不怎么样,但长着美丽的蓝眼睛”。她当然既是时髦的,又是与时代格格不入的。战争期间,总的说来,配额和爱国主义限制了服饰的过度个性化,而在1944年解放巴黎后,时世仍然艰难。如果德波伏娃的头发没有梳成她的那种高高的标志性发髻,她通常也会用战时流行的环型缠头巾将它包起来这是在所有种类的供应都短缺时,妇女保持自己头发齐整的把戏。当世界开始回归正常时,这种做法被大多数人抛弃,但德波伏娃发现这种风格很有用,它成了她形象的一部分。她的披头族形象的影响之一就是:明确实用的样式也可以很性感。

直到1947年迪奥推出“新风貌”,用他设计的窈窕腰身、性感胸线和质地轻薄的衬裙,奠定了1950年代女性的倩影,时尚才再次成为真正的聚焦点。在当时,它是对战争匮乏年代的理想解药。在《第二性》(1949)中,德波伏娃宣称,“最不实用的礼服和礼服鞋、最娇贵的帽子和长袜都是最优雅的”,而迪奥和他的服饰代表了桎梏“他者”的枷锁。她更喜欢我行我素,正是这种态度,不断吸引自由放任的披头族王国以相似的精神拥抱她的思维方式。

在她最受推崇的著作《第二性》中,德波伏娃探讨了为何女性在社会中的地位从属于男性。她写到男性对女性的表述,也写到女性对女性的物化。特别迷人的一点是她激烈的反时尚热情。她谈到,对女性来说,“在乎自己的美丽,盛装打扮,是一种工作”。无论是穿着,还是形象,德波伏娃都是智慧的;穿百褶裙,系丝质领结去授课,她看上去精明强干;穿貂皮大衣,坐在花神咖啡馆,她看上去雍容华贵;在家里,穿一身量身定做的天鹅绒套装,她看上去美丽自然。无论她选择穿什么,都并不是重要的。正是这一事实具有内在的吸引力,而且是追时髦的人至今仍在追求的精髓。

于1871年出生在巴黎奥特伊区的普鲁斯特,是一位美好年代的花花公子。他戴洗熨平整的白手套,扣眼中别着卡特兰花,这是他每日从巴黎皇家路那家昂贵的拉绍姆花店买来的奢侈品。他遵循并体现了那个时代着装的优美精妙头发梳成优美的波浪型,抹着头油,小胡子充溢着那个时代的精致。他总是系一只硕大的领结,而且总是系得恰如其分的优雅。他穿“毛皮镶边大衣”,据说经常穿着它去赴晚宴。常有人看到他穿着它去里茨饭店喝茶。

普鲁斯特年轻时患哮喘病,身体羸弱,但他平静地忍受了这一切。受英国水彩画家、艺术评论家和赞助人约翰拉斯金的启发,他的生活循着新艺术运动的艺术节奏,但他的著作《追忆逝水年华》已经成为20世纪最重要的现代派小说。

《追忆逝水年华》是深入普鲁斯特灵魂和精神的细腻、曲折之旅。对敢于接受挑战而阅读皇皇七卷的书虫来说,这是一条体验的隧道:3000多页,探讨生命、爱情和艺术的意义所在。它出版于1913年至1927年(最后一卷出版时,普鲁斯特已经去世),是一部深入心灵和描绘思想的小说。它还是一部承认衣服及其缥缈、超世俗共鸣的价值,并淋漓尽致地评价其重要性的小说。

在这部小说中,普鲁斯特主要描绘了在19世纪末最时髦的沙龙里常见的那些风格时尚,当时的设计宗旨是装饰性的、难以企及的优雅。最精美的花边和衣料,最雅致的配饰,包括几乎总是堆砌着羽毛和花朵的帽子,是高贵的上流社会人士的日常穿着。1907年,西班牙设计师马里亚诺福迪尼打造出自己的希腊柱形礼服裙德尔斐褶皱裙。这一裙装用打褶的丝绸缝制,它的柱子形状与当时颇为繁复的紧身轮廓形成鲜明的对比。通过《在斯万家那边》,普鲁斯特对其气质进行了颇为精妙的描述。

普鲁斯特是备受学者和引领时尚潮流者推崇的作家。在作家中,唯有他的设计师地位被时尚教主伊夫圣罗兰尊为神圣。1971年,玛丽-埃莱娜德罗斯柴尔德为庆祝普鲁斯特百年诞辰举行舞会,圣罗兰为舞会设计了若干款礼服,其中包括为英国女演员和音乐家简柏金设计的一款塔夫绸礼服。这款乳白色的礼服有羊腿形泡泡袖,背后系了一只镶蕾丝边的硕大蝴蝶结。这听上去酷似难缠新娘的恐怖故事,但与美好年代的俗丽装饰不同,它优雅易穿,而且在那晚她翩翩起舞时,看上去美妙无比。

英国时尚作家特莉纽曼逐一打开50位举世闻名的作家的神秘衣橱,捕捉文学与时尚交汇的惊喜瞬间,展现其人其作品永不褪色的时尚魅力。

F斯科特菲茨杰拉德和泽尔达菲茨杰拉德是无数崇拜者心中的时尚偶像,而其中还有许多人,可能从未读过他们两人的任何作品:这足以说明他们的名声之大。F斯科特菲茨杰拉德的试金石小说《了不起的盖茨比》,曾数度被改编成电影,叙述菲茨杰拉德夫妇的生活和作品,具有魔幻般和悲剧般的魅力,电影界和时装界从不会对此感到厌倦。2011年,凯特摩丝的婚礼受到泽尔达的启发,英国版《时尚》为其刊登了18页照片;她的婚纱礼服是1920年代式斜裁,她所戴的传统戒指,是泽尔达和斯科特婚戒的翻版。

F斯科特菲茨杰拉德的作品,刺破了美国梦的肥皂泡,以及伴随它的所有光辉和哀伤。根据安德鲁胡克的传记,1922年1月,F斯科特在写给友人、美国作家埃德蒙威尔逊的信中承认:“在我遇到泽尔达的四年半时间里,我受到的最大影响就是她彻底、精致、全心全意的自私和冷漠。”

菲茨杰拉德夫妇过着速朽、轻佻的生活他们花钱如流水,全年都在度假,毁坏酒店房间,整天烂醉如泥,跳舞,随随便便与朋友断交。他们的生存方式最终毁灭了自己。他们的时尚理念成为一个崇尚华丽和挥霍的时代的象征。

泽尔达1920年去纽约结婚前,过着南方美女的轻松生活。她带着一箱薄纱连衣裙和丝绒休闲长裤来到纽约。斯科特菲茨杰拉德认定她需要更时髦的打扮。他让她跟随自己的老友玛丽赫希去采买,后者领她见识了法国设计师让巴度轻松的时尚、简洁的设计和完全现代而修长的轮廓。没过多久,泽尔达的都市衣橱成形了,小城长裤被彻底抛弃。她的卷曲短发烫成完美的波浪型,身穿镶亮片和毛皮的礼服出席派对,那些礼服的剪裁让她看上去像四季豆一样苗条,还衬出让人艳羡的平胸。斯科特则几乎一向身着三件套花呢西装,系领带,口袋里放着手帕;时髦的中分头涂了发蜡,更凸显他那种荧屏俊男的魅力。

如同时尚形成他们的性格,帮助他们炫耀想要吸引世界注意的东西,时尚在他们的写作中也同样发挥了作用,其中情绪和个性与服装的描写有着微妙的平行关系。要了解菲茨杰拉德首创的“爵士时代”一词,时尚是关键。1925年,《了不起的盖茨比》在满目颓废堕落中出版,快活、渴望、辉煌和忧郁是该书的所有中心主题。那是一个被菲茨杰拉德夫妇人格化的时刻。

西蒙娜德波伏娃不仅启发女性从激进的视角思考问题,而且鼓励她们以激进的视角生活思考生活,思考她们所穿的衣服,以及这些衣服如何讲述了她们和她们对世界的感受。她是存在主义之母,也是披头族场景的孕育者。

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巴黎的知识和艺术精英,包括阿尔贝加缪和让科克托,都聚集在塞纳河左岸,讨论人生。36岁的德波伏娃是欢乐的中心。德波伏娃喜欢独具一格,这一核心特性让她拥有自己的各种时尚选择。

德波伏娃在1929年遇到让-保罗萨特,当时两人都在准备哲学教师资格的竞争性考试,它是法国最主要的研究生考试之一。两人都在巴黎高等师范学院参加了这一考试。

迪尔德丽贝尔在1990年的德波伏娃传记中写道,萨特称德波伏娃“衣服穿得不怎么样,但长着美丽的蓝眼睛”。她当然既是时髦的,又是与时代格格不入的。战争期间,总的说来,配额和爱国主义限制了服饰的过度个性化,而在1944年解放巴黎后,时世仍然艰难。如果德波伏娃的头发没有梳成她的那种高高的标志性发髻,她通常也会用战时流行的环型缠头巾将它包起来这是在所有种类的供应都短缺时,妇女保持自己头发齐整的把戏。当世界开始回归正常时,这种做法被大多数人抛弃,但德波伏娃发现这种风格很有用,它成了她形象的一部分。她的披头族形象的影响之一就是:明确实用的样式也可以很性感。

直到1947年迪奥推出“新风貌”,用他设计的窈窕腰身、性感胸线和质地轻薄的衬裙,奠定了1950年代女性的倩影,时尚才再次成为真正的聚焦点。在当时,它是对战争匮乏年代的理想解药。在《第二性》(1949)中,德波伏娃宣称,“最不实用的礼服和礼服鞋、最娇贵的帽子和长袜都是最优雅的”,而迪奥和他的服饰代表了桎梏“他者”的枷锁。她更喜欢我行我素,正是这种态度,不断吸引自由放任的披头族王国以相似的精神拥抱她的思维方式。

在她最受推崇的著作《第二性》中,德波伏娃探讨了为何女性在社会中的地位从属于男性。她写到男性对女性的表述,也写到女性对女性的物化。特别迷人的一点是她激烈的反时尚热情。她谈到,对女性来说,“在乎自己的美丽,盛装打扮,是一种工作”。无论是穿着,还是形象,德波伏娃都是智慧的;穿百褶裙,系丝质领结去授课,她看上去精明强干;穿貂皮大衣,坐在花神咖啡馆,她看上去雍容华贵;在家里,穿一身量身定做的天鹅绒套装,她看上去美丽自然。无论她选择穿什么,都并不是重要的。正是这一事实具有内在的吸引力,而且是追时髦的人至今仍在追求的精髓。

于1871年出生在巴黎奥特伊区的普鲁斯特,是一位美好年代的花花公子。他戴洗熨平整的白手套,扣眼中别着卡特兰花,这是他每日从巴黎皇家路那家昂贵的拉绍姆花店买来的奢侈品。他遵循并体现了那个时代着装的优美精妙头发梳成优美的波浪型,抹着头油,小胡子充溢着那个时代的精致。他总是系一只硕大的领结,而且总是系得恰如其分的优雅。他穿“毛皮镶边大衣”,据说经常穿着它去赴晚宴。常有人看到他穿着它去里茨饭店喝茶。

普鲁斯特年轻时患哮喘病,身体羸弱,但他平静地忍受了这一切。受英国水彩画家、艺术评论家和赞助人约翰拉斯金的启发,他的生活循着新艺术运动的艺术节奏,但他的著作《追忆逝水年华》已经成为20世纪最重要的现代派小说。

《追忆逝水年华》是深入普鲁斯特灵魂和精神的细腻、曲折之旅。对敢于接受挑战而阅读皇皇七卷的书虫来说,这是一条体验的隧道:3000多页,探讨生命、爱情和艺术的意义所在。它出版于1913年至1927年(最后一卷出版时,普鲁斯特已经去世),是一部深入心灵和描绘思想的小说。它还是一部承认衣服及其缥缈、超世俗共鸣的价值,并淋漓尽致地评价其重要性的小说。

在这部小说中,普鲁斯特主要描绘了在19世纪末最时髦的沙龙里常见的那些风格时尚,当时的设计宗旨是装饰性的、难以企及的优雅。最精美的花边和衣料,最雅致的配饰,包括几乎总是堆砌着羽毛和花朵的帽子,是高贵的上流社会人士的日常穿着。1907年,西班牙设计师马里亚诺福迪尼打造出自己的希腊柱形礼服裙德尔斐褶皱裙。这一裙装用打褶的丝绸缝制,它的柱子形状与当时颇为繁复的紧身轮廓形成鲜明的对比。通过《在斯万家那边》,普鲁斯特对其气质进行了颇为精妙的描述。

普鲁斯特是备受学者和引领时尚潮流者推崇的作家。在作家中,唯有他的设计师地位被时尚教主伊夫圣罗兰尊为神圣。1971年,玛丽-埃莱娜德罗斯柴尔德为庆祝普鲁斯特百年诞辰举行舞会,圣罗兰为舞会设计了若干款礼服,其中包括为英国女演员和音乐家简柏金设计的一款塔夫绸礼服。这款乳白色的礼服有羊腿形泡泡袖,背后系了一只镶蕾丝边的硕大蝴蝶结。这听上去酷似难缠新娘的恐怖故事,但与美好年代的俗丽装饰不同,它优雅易穿,而且在那晚她翩翩起舞时,看上去美妙无比。


 

资讯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