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技 >

选贤任能:HackerRank解决科技人员招聘难题

2020-09-20 14:11 编辑:dd   作者:未知 对此文章感兴趣的有:

硅谷对编程人才的无尽需求已不是什么秘密;旧金山湾区的顶尖科技公司主要从美国少数的几家名牌大学(即斯坦福大学、麻省理工学院、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以及加州理工学院)招聘员工,这也不是什么秘密。这些学校确实培养出了一批优秀的工程师,他们毕业后自己创业或者在顶尖的科技公司工作,开发出风靡全球的应用软件。但是他们不仅在人数上满足不了科技巨头的人才需求,而且甚至可能不是这些公司可以找到的最佳人选。

作为刚刚由科斯拉创投(Khosla Ventures)和巴特利创投(Battery Ventures)牵头完成一轮总额为920万美元融资的初创公司,HackerRank认为自己有一个更好的主意。这家初创公司的联合创始人威韦克·拉维萨卡(Vivek Ravisankar)一直在思考,要是企业可以找到“内部吸引人才”的方式的话,情况会如何呢?要是他们可以找到对他们正在试图解决的那些具体问题最感兴趣的程序员的话,情况又会如何呢?归根结底,要是能够去除令科技人员招聘过程变得如此耗时的瓶颈,同时又能提高招聘质量的话,又会怎样呢?在许多商业计划宣告失败之后,经历了四年创业历程的HackerRank现在完全有能力让这个愿景成为现实。

要想真正理解HackerRank,就必须明白:对于程序员这种工作而言,这是一个卖方市场。因此,虽然科技公司是掏钱的“顾客”,但在拉维萨卡看来,这是一个必须以“程序员喜欢的方式”来解决的问题。那么,什么是程序员真正喜欢的?当然是解题。

所以HackerRank的一切都是围绕着为程序员创建一个可以挑战自我的环境而建立起来的。该网站目前已经发布了算法、人工智能和函数式编程方面的一些题目,但拉维萨卡告诉我,他打算把出题范围“扩大到计算机科学的各个领域”。为了提高在HackerRank积分榜上的排名,程序员利用浏览器内置的代码编辑器来解答那些题目,并且在提交之前进行测试。然后,HackerRank利用其定制式自动化代码检查工具来“用代码运行一组测试用例,以确定代码的正确性和最优性。”参加者根据各自提交的解决方案的质量,在每一项成功挑战后获得排名和积分。

目前,世界各地已有五十万名程序员向HackerRank提交了供审核的代码。但是,故事到这并没有结束。HackerRank目前还向各大企业提供这个平台的企业版,让企业能够发布他们自己的编程题目,以此作为“程序员诱饵”,并且利用代码审查工具来找到最佳的潜在人选。HackerRank还增建了一些支持整个面试过程的工具,包括能够实时查看求职者编码过程的功能。一个类似客户关系管理体系(CRM)的系统还可确保一家公司内部的不同面试官不会提出相同的问题。当然,那会违背“不要自我重复”的黑客精神。

说完了面试程序,看起来这篇文章似乎就该到此为止了。但它实际上是该公司最初的起步之处(当初失败的商业模式之一),那时候HackerRank的名字叫做Interviewstreet。可以说,HackerRank通过一种科技公司的逆向发展模式才发成了如今的模样。这让我想到了HBO的一部硅谷题材搞笑剧集《硅谷黑历史》。这部剧里虚构了一家名为PiedPiper的初创公司,并讲述了这个公司靠一款为词曲作者检查他们的作品素材是否侵犯版权(其实没人在乎这点)的产品起家,但在此过程中却创造了一种彻底颠覆业界的多媒体压缩算法。事实证明,穷学生们没钱在接受谷歌或Facebook面试前为一次模拟面试付账。但除了谷歌之外,其他所有公司——包括Facebook、问答网站Quora、雅虎、微软、移动支付公司Square、云笔记应用提供商Evernote以及彭博社,都非常乐意为可以改善他们内部面试程序的任何服务买单。而且现在不只是科技公司在招聘程序员,各类企业都在争夺顶级科技人才。

拉维萨卡告诉我说,他发现自己把美国电气电子工程师学会出版物《科技纵览》上题为《STEM(科学、科技、工程和数学专业)危机纯属虚构》的文章反复读了一遍又一遍。这篇文章与他正在试图解决的问题有密切关系。正如这篇文章所谈道的,“如奥巴马政府科技顾问委员会在2012年发布的一份报告指出,在未来十年内,美国还额外需要100万名STEM毕业生。”但如果你查看下图(摘自那篇文章),图表体现出来的又是另一种情况:STEM学位持有者人数远远超出社会需求。那篇文章的作者罗伯特·查雷特从供求的角度阐述说,“美国高校每年授予STEM学位的毕业生人数超过了市场上可提供的就业岗位数。如果把H-1B签证持有者、现有STEM学位持有者等都考虑在内的话,那就很难说美国面临STEM劳动力短缺状况。”

4万名STEM副学士学位(Associate degree,指美国大学修满二年课程的肄业证书)持有者

而且还有1,140万名目前不在STEM相关领域里工作的STEM学位持有者

查雷特认为真正的问题是:“的确存在一场STEM危机,只是不是人们想的那种。真正的STEM危机是一种专业素养危机,事实上,如今的学生在科学、数学和工程方面并没有扎实的知识基础。”这一点对于HackerRank的使命非常重要,原因在于:对于要求很高的科技公司而言,仅仅找到学过计算机的人还远远不够。找到具备最佳能力来解决眼前问题的电脑高手才是这些公司增强竞争优势的关键所在。

拉维萨卡自己并非出身名校。他曾在印度南部地区的印度理工学院蒂鲁吉拉伯利分校攻读计算机科学——那里距离班加罗尔大约有六小时车程,然后在钦奈找到了一份为亚马逊开发Kindle平台的工作。2009年,他离开亚马逊,和老同学(现任首席技术官)哈里山卡兰·卡鲁纳尼迪一起创建了Interviewstreet。虽然Interviewstreet的最初模式并不成功,但拉维萨卡从中吸取到足够多的经验和教训,从而得到一个创业孵化器Y Combinator的面试机会,并且在2011年让HackerRank成为被Y Combinator接纳的第一家印度初创公司。

接下来,HackerRank设法使这样的奇迹一再发生。拉维萨卡的热情、毅力以及与他的产品针对人群之间真正的认同感为他赢得了支持者,其中最有名的是由Sun Microsystems联合创始人变身亿万富豪级创投人的维诺德·科斯拉(Vinod Khosla)。在由Y Combinator提供初始种子资金之后,他旗下的科斯拉风投基金向HackerRank提供了300万美元的A轮融资。拉维萨卡的故事代表了硅谷某种“选贤任能主义”的胜利,这在科斯拉做过的其他一些很难保证结果的投资案例中也有体现。

蒙古程序员哈桑·博尔德在爱荷华州的玛赫西管理大学(该大学更广为人知的是悬浮技术而非计算科学)获得计算机科学硕士学位,但在由Interviewstreet主办的全美黑客马拉松大赛上获得第七名的好成绩。现在他在加州雷德伍德城的人工智能巨头RocketFuel任职。亚历山大·亚库宁曾在俄罗斯乌拉尔国立大学攻读理论物理,现在他在Quora担任工程师。冷金福在他的家乡中国攻读地理学,后来来到内布拉斯加大学林肯分校继续攻读地理学。他在HackerRank网站上参加了五场竞赛,在地理学硕士学位的基础上,又攻读了计算机科学硕士学位,目前也在RocketFuel工作。他是HackerRank博客这篇文章的中所写的人物。

HackerRank提供的这些题目和比赛使得这些求职者有机会展示自己的技能,而不必非要拥有一个名牌大学学位。而HackerRank创建起来的这个平台同时给予企业一个符合程序员喜好的方式来更好地了解这些求职者。目前,HackerRank的X平台拥有大约1,000名付费用户。该平台提供一个进行“实时编写代码的协作工具”——CodePair,这个工具让在最终面试之前的电话筛选过程更加有效率。

拉维萨卡追求的目标远不止于提供招聘服务。他设想,HackerRank正在创建的这个系统最终能够追踪程序员的整个计算机生涯,让世界各地的人才都能够在学习过程中展现才能。他还向我介绍,他们正在创建一个“技能图谱”,这个图谱可以根据技能为企业和人才进行牵线搭桥。我想这个图谱还能够识别某种特定技能人才(或者按照其他共同属性划分)在各地区的集中程度。

HackerRank体现了“选贤任能主义”及其相关的公开配置理念。与现在许多科技公司的运作模式(员工可选择加入自己最感兴趣的项目)相类似,HackerRank上发布的那些难题让程序员能够通过做他们感兴趣的事情来获得知名度。每当你试图为工作岗位匹配人才时,你真正寻找的是那些天生就想获得问题并解决问题的人——即使他们并不靠此为生。如何找到计算机学习领域的明星级人才?看看谁在凭着自身兴趣编写程序就知道了。这就是为什么一个程序员在开源社区与互联网协作网站GitHub上的作为比他们在领英(LinkedIn)上的个人资料更能说明问题。而且HackerRank更进一步,让企业通过设置问题来吸引他们正在寻找的人才。科技公司怎样才能避开明显存在的STEM人才雇用危机?HackerRank已经指明了方向。


 

资讯标签: 科技纵览